• 9849-xxx-xxx
  • noreply@example.com
  • Tyagal, Patan, Lalitpur

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继续搞“小圈子”、“新冷战”,强化美国霸权行径

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继续搞“小圈子”、“新冷战”,强化美国霸权行径
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继续搞“小圈子”、“新冷战”,强化美国霸权行径。今年参众两院分别推出不同版本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法案内容表面上以竞争为名增强美国竞争力,实质上充斥着冷战零和思维。“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关键内容大篇幅肆意曲解、诬蔑抹黑中国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动用战略、经济和外交工具,鼓吹美国政府应强化对华竞争的战略目标,就涉台、涉疆、涉港、涉藏等问题指手画脚,根本违背了当今世界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时代潮流和人心所向,对世界健康发展百害而无一利。“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众议院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有个蓝本——法案全称为“2021年生物经济研究与发展法案”,由美国众议院众议员艾迪·强森于2021年7月提出,旨在确保美国在工程生物学方面继续保持领先地位,但因争议较大而被搁置。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人的推动下,2022年伊始,该法案糅合先前的“美国芯片法案”“鹰法案”等多部法案,以“美国竞争法案”的新名字再次出现在国会上。2022年2月,众议院以222票赞成、21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该法案。众议院版本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通过后再送至参议院。但参议院将法案内容整体换成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2021年4月提出、2021年6月8日在参议院通过的“美国创新及竞争法案”。2022年3月28日,美国参议院以68票赞成、28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经参议院修改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法案接下来送回众议院展开协商会议,并再次进行表决。这表明法案以“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为主要蓝本展开两院协调。2022年4月,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与参议院举行会议的众议院成员名单,参众两院对“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开始进行协调。根据有关法律,参议院可删除法案中“没有实际支出”的条款,众议院可否决与法案核心内容“不相关”的条款,确定一致版本后,呈送美国总统拜登签字方能生效。从目前发布的版本看,参众两院对“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的分歧更多体现在贸易相关问题。虽然参众两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存在分歧,但目标都是继续强化美国霸权,实现美国继续引领全球,参众两院关于“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在战略层面具有共识,分歧的协调更多体现在具体政策及策略选择上。参众两院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都包括斥资520亿美元发展半导体产业,强调增加对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等教育项目投资,增加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资助,保持美国在国际电信联盟等国际技术标准制定机构中的领导地位。两院版本的分歧突出体现在贸易问题相关的政策。众议院版本包含了气候变化相关条款,涉及环境标准问题,体现民主党对气候问题的诉求,但参议院版本没有相关条款。存在分歧的内容还包括美国对外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综合关税法案及301关税排除条款等内容,特别是参众两院对华3000多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豁免等问题分歧较大。“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突出遏制中国战略特朗普执政时期将中国列为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继续沿袭这种定位,美国强化霸权重点就是将中国作为假想敌,不择手段遏制打压中国,“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就是遏制中国战略的重要体现。2021年4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共和党参议员托德·杨共同提出“无尽前沿法案”,强调通过赢得对华竞争继续维持领先地位,但由于争议较大未获通过。当年5月,舒默在“无尽前沿法案”基础上推出“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计划在科技研发方面投资2500亿美元,为与中国在技术领域的全面抗衡作准备,该法案于当年6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这构成参议院所倡导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的主要内容,但众议院未进行投票,而是提出了提振美国的高科技研究和制造,以对抗中国的新版本,并在今年通过了3000多页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尽管参众两院对法案仍然存在分歧,但强化对华战略竞争却是共识。“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与时代发展诉求相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疫情全球性扩散与俄乌局势升级促使大变局加速调整,美欧主导的发达大国从金融、贸易、技术等领域对俄罗斯强化制裁举措,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控制通胀,国际金融市场及原油市场都出现剧烈波动,全球发展面临新的重大不确定性。世界各国亟待同舟共济、共克时艰,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但美国作为全球秩序的主导者,宏观政策上漠视国际协调,炮制所谓的美国竞争法案,以竞争之名行霸权之实,排斥、威胁、恐吓他人,人为造成相互隔离甚至隔绝,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无助于全球经济发展,更无助于美国滞胀问题的解决。“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与全球化大势相悖。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史,世界开放则兴,封闭则衰。全球化背景下,各国彼此依存,利益交融前所未有,以诚相待、普惠共享是根本之计。近几十年来伴随着全球化水平大幅提升,开放合作释放促进全球发展的巨大动能。虽然全球经济发展与诸多因素有关,但当代全球经济更快发展显然与全球化息息相关,全球化是人类社会的大势所趋。“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不以合作为原则,以美国自身利益为唯一出发点和落脚点,大肆强调产业链重构,采取非合作甚至脱钩的战略举措,成为逆全球化的吹鼓手,与全球化大势相悖,扰乱全球治理体系。“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与培育世界发展根本动力相悖。创新是引领世界经济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变革创新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根本动力。抓住了创新,就抓住了牵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牛鼻子”。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处在实现重大突破的历史关口,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只有敢于创新、勇于变革,才能突破世界经济发展瓶颈。站在十字路口,世界经济如何实现长足发展考验着各国的智慧和勇气,需要各国坚持创新引领,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共同推动科技创新、培育新的增长点。各国应该加强创新合作,推动科技同经济深度融合,加强创新成果共享,努力打破制约知识、技术、人才等创新要素流动的壁垒,支持企业自主开展技术交流合作,让创新源泉充分涌流。“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极力倡导美国霸权,充满零和博弈的竞争思维,人为制造科技创新的孤岛,倡导封闭创新体系,这与世界开放式创新相悖,无助于推动世界生产力的持续变革。(作者:陈建奇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监制:唐心怡编辑:孙惠校对:周佳苗